张少宇冷笑一声

替一个在自己生命里占有重要份量的女人筹办一个新奇的生日,是一件让人愉悦的事情。十月一号,国庆节,张少宇早早起床,赶到网吧,把昨天没有忙完的事儿处理完毕,抽出一点空档,来到校外不远处的一家超市,精心挑选了一瓶红酒。虽说只是几十元钱一瓶的国产红酒,可张少宇捧在手里,丝毫不觉得比那什么电影里的陈年名酒差。之后,又跑了好几站的路,到营门口那儿比较有名的一家蛋糕店订做了一个蛋糕。上面的图案,本来按店员的想法,要印上爱神之箭这一类,可张少宇不让。只印上了“我心如醉,新月如眉”八个字。准备好了红酒和蛋糕,突然想起要是杨婷瑶在下班的时候来接自己,看到这些东西的话,也就没有什么惊喜的感觉了。于是乎,打了一个电话过去,只说自己要加班,让她不用来接自己了。电话那头的杨婷瑶有多失望,张少宇自然能够想像得到。杨师姐啊,对不起了,暂时失望一下吧,到了晚上,你一定会惊呆的。当他提着蛋糕红酒回到网吧时,陈叔一看,心里跟明镜似的,嘿嘿,昨天的话没有白说,这小子还真开窍了,孺子可教也。看这小子左手提着一个蛋糕,右手提着一瓶红酒,一边走一边欢快的吹着口哨,陈叔看得又笑又摇头。“陈叔啊,今天看起来精神不错哟,像是刚三十的魅力型男。”老远看到陈叔,张少宇开着玩笑。“你这小子,哈哈,陈叔是老咯,当年年轻的时候,不比你小子差。”陈叔笑道。末了,想起一件事情来:“哎,我说,你今天就不用上班了吧,回去好好庆祝庆祝。”张少宇摇了摇头,笑道:“不用,规矩不能破啊,该上班还得上班,反正事儿要晚上才办嘛。”一边说着,一边把东西放到了服务台。“小张,来一下。”有客人叫,张少宇欢快的应了一声,快步走过去帮忙。陈叔看得好一阵感慨,年轻就是好啊。帮客人处理完问题,张少宇来到自己的网管专用机,打开了机子。“干点什么呢?嗯,看看新闻吧。”利索的打开腾讯qq新闻首页,张少宇浏览起当天的新闻来。哎哟,熊猫被人给拒绝了,妈的,费力不讨好,给脸不要脸。小日本又放屁了,说什么参拜靖国神社与政治无关,还叫嚣钓鱼岛是他们的。这孙子真是快要上房揭瓦了。“啊,四川遂宁至广西南宁的长途汽车爆炸,车上男子为救妇孺英勇献身。”这条消息让张少宇心痛了好一阵,遂宁是他的故乡,而在车上牺牲的哥们还是他们县城的。男人啊,真正的男人,一边叹着气,一边拖动鼠标,转到了娱乐页面。反正娱乐新闻天天都是有人在炒作,今天这个分手了,明天那个又离婚了,要么就是打人啦,绯闻啦,哎哟,热闹,热闹得过头了。“血浴剧本改编完毕,原作者小七称与原著精神并无违背。”“刘枫正式进驻血浴剧组,称角色据有挑战性。”一边两条新闻都是关于那部叫《血浴》的电影,看来电影公司方面这次是花了大本钱炒新闻啊,这剧还没有开拍,新闻已经满天飞了,势必会营造出一种未拍先热的势头。这都是娱乐圈常用的伎俩,没什么稀奇的。粗粗看了一下,随即关上了网页。手机铃声响起,掏出来一看,咦,还是头一次收到这种短消息,起初,张少宇还以为是什么骚扰广告,仔细一看,不是,是通过移动qq发过来的。“qq号码为xxxx的jay,宇少,在吗?麻烦上线一下。”这小子怎么想起找我来了?好些日子没瞧见人影儿,还以为他人间蒸发了呢。虽然不齿他的为人,张少宇还是挂上了qq,刚上一线,jay就发了消息过来。“宇少,有些日子没见了啊,最近过得怎么样?”jay好像什么事儿也没有发生,口气跟以前还是一模一样。张少宇冷笑一声,随口回应道:“还行吧,上着班呢,有什么事儿吗?”“哦,刚收到了网站汇来的一千元钱,这次真是谢谢你了。”又是一声冷笑,张少宇回复道:“那恭喜你了啊,加把劲儿,没准儿能出名。”对方好一阵没有话,后来发过来一条消息让张少宇颇有些吃惊:“哎,一千块钱能顶啥用啊,我妹妹手术,花了好几万呢,我爸妈都快愁死了。”没想到这小子家里出了这样的事儿,难怪他那么急着用钱。不过,张少定仍旧没有完全相信,在网上,谁也不知道谁的底,你怎么知道他说的话是真是假。“我就那么一个妹妹,从小一起长大,看着她躺在医院里,身上插满了管子,哥们这心里啊,跟刀绞似的……”张少宇叹了口气,不管是真是假,姑且信他吧,再没良心的人,也不可能拿自己的家人来开玩笑。既然人家家里出了事儿,急着用钱也是自然的,不过,自己也就是帮着修改了一下,就算他照实说,也不会影响他的原创性啊。对了,年轻人嘛,谁没有点虚荣心,能理解。这么一想,心里本就不多那一丁点怒意已经消失殆尽。询问起他妹妹的情况来。从jay口中得知,他妹妹从小身体就不好,患有先天性心脏病,一个不留神儿人就去了。不断安慰着他,张少宇也在替那个可怜的女孩子感到惋惜。大好年华,就这么去了真是太可惜了。“唉……不说这些了,对了,你最近有什么作品没有?我一直在想,你也应该去网站发表一下作品,就当玩玩嘛。”jay口风一转,问起了这事儿来。张少宇这才想起了昨天不是答应了人家站长,有作品的话,得先首发到他的网站吗?可昨天写的那首歌,早已经不知道丢在什么地方去了,得好好找找。翻遍了所有的盘,所有的方件夹,连qq移动硬盘都翻了个底掉,可什么也没找到。盯着显示器出神,他极力思索着昨天把那首歌给弄到哪儿去了。下意识的晃动着鼠标,当不经意指到回收站,他突然想了起来,打开回收站一看,哈哈,果然在这里。马上按还原,打开文本来看了看,就是它了。当即回复道:“jay,我新写了一首歌,自己感觉挺好的,准备拿到网站去发表一下,也算是对站长有个交待。”jay回复的速度非常的快,张少宇的消息发过去没几秒钟,他就回复道:“哦?有新作品了?太好了,哎,站长找你干什么?”张少宇想起那站长好像知道了自己曾经参与jay那首歌的修改,如果告诉jay的话,可能会让他不安的,还是不说算了。“哦,我主动加的他,谈谈创作方面的问题。放心,你的事儿我从来没有跟谁提起过。”jay发过来一个调皮的笑脸:“那就好,呵呵,对了,把你的新作品发过来我观摩观摩,也让我好好学习一下。”张少宇笑了笑,当即就把《袭月》给发了过去,反正自己这里还有一份,出什么事儿也不怕。发送完毕之后,jay就下了线,或者就是隐了身。至少得有半个小时吧,又才重新上线。话语之中,丝毫不掩饰激动之情,大赞这首歌好听,旋律优美,缠绵悱恻,而又不失大气,并且断言,这首歌一定能在网站上火起来。张少宇听他絮絮叨叨说了老半天,只当他是恭维,也没放在心上。自己打算发到网站上,不过是为了兑现自己给站长的承诺,火不火,跟自己没关系。jay后来说还有事儿,得去医院看妹妹,就先下了。张少宇又安慰了他几句,叫他不要着急。jay也谢过他的关心,随后下线了。jay走了之后,本来还想找小马聊聊新歌的事儿,可那哥们不在线,张少宇只好作罢。下午下班之后,张少宇为了避免有人看到,破费了十几元钱,打了一个的赶回学校,一直让人家司机把他送到宿舍楼门口。付了钱之后,左瞄右瞄,确定没人之后,突然打开车门一个箭步窜下车去,直奔宿舍楼。国庆长假已经开始,宿舍里好些学生都回家去了,少有的安静,张少宇提着东西,一路小跑着奔回了寝室。李丹,梁进都在,就是刘磊不知去向,一问才知道,带着女朋友回家去了。这小子真不厚道,算了,他一直就是这个样儿,不用管他。“哟哟哟,果然买回来了,少宇啊,今天晚上准备怎么办啊?”李丹翻着张少宇带回来的东西,打趣的说道。张少宇往床上一倒,掏出香烟一人砸过去一支,自己也点上,吐出一个烟圈之后,方才开口道:“我是这么想的,学校操场左下角不是有一块草坪不错吗?今天晚上就在那儿, 威尼斯人手机网投官网把杨师姐约出来, 网投平台官方网站点上蜡烛, 澳门网投网址大全开上红酒, 真人赌场官网网址哦,对了。”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,弯下腰去在床下一阵翻腾,终于拖出一个蒙满了灰尘的箱子。哥几个都知道,少宇高中的时候是学音乐的,那是他学音乐的时候,省吃俭用买下了吉他,高中的时候,经常听他弹,本来以为他会报考川音的通俗演唱专业,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变了卦,跟他们一起在这儿来。上了大学,吉他是带来了,可是从来没有听他弹过。今天又给拖出来,杨师姐的面子不小啊。吹了吹上面的灰尘,张少宇打开了箱子。里面躺着一把成色较新的吉他,黑色,表面非常光滑,闪耀着眩目的光芒。虽然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,只花了一百多元,可张少宇一直很爱惜。看到这把吉他,一时间,万般思绪涌上心头。当初自己为了张莉一句话,放弃了报考音乐学院,现在想来,还真有些好笑。为了一个女人,连自己的兴趣爱好都放弃了。但是他并不后悔,因为他知道,这世上是没有后悔药这种东西。想当年,抱着这把吉他,张莉就依偎在自己的身边,听自己轻轻弹唱。回想起来,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,一切都是那么清晰。啊,宝贝啊,今天晚上,你的对象可就要变咯。“少宇,我可是有些年没听你弹吉他了,还行么?”李丹走了过去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李丹心里明白,张少宇看到这把吉他,一定会想起张莉,这把吉他,可以说是他们爱情的见证,可现在,物是人非,徒增悲伤。“试试吧。”张少宇轻声说道,说着坐了下来,怀抱吉他,轻轻拨动着弦,两年多没弹,多少有些生疏了,张少宇努力寻找着昔日的感觉。两个兄弟注视着他,等待着他的一鸣惊人。“嗯,行了。”张少宇点了点头,一反常态的冲两个兄弟抱歉的笑了笑。乐声响起,两个兄弟一听,还是以前那首他常弹的《烛光》。曲声清脆,带着一丝丝感伤,仿佛回到了十七八岁,那个狂放不羁的年月。高中,留下了他们太多的回忆,太多的忧伤……“少宇,你唱吧,我喜欢听你唱。”李丹一旁认真的听着。“三百六十五支烛光,亮在我心上,每一天一支烛光照的我的心慌,我只想拥有凡人的欲望,唯有你是我的阳光,唯有让能让我的天空晴朗……三百六十支烛光,亮在我心上,每一天一支烛光都是相同的愿望,你的爱是我期待的天堂,祝你天天年年快乐,也祝福,我们地久天长……”一曲终了,寝室里一片沉静。大家都还停留在各自的回忆里。“啊,时间过得真他妈快,眼看大学都要毕业了。”梁进第一个说话,语调低沉,似乎颇有感触。李丹长长叹了口气,脸上已经没有了平日的玩世不恭之态。撑着张少宇的肩膀站了起来,低声念着:“谁说不是呢,一转眼,都长大了。高中那一段,我这辈子也忘不了。”张少宇突然笑了起来,看着两个兄弟说道:“干什么?都忧郁起来了?人得往前看嘛,过去只是用来回忆,并不是用来参照的。人得往前看,对不对?”李丹淡然一笑,不置可否。他不是张少宇,没有他那么想得开,眼看大学毕业在即,好像突然没有了方向,不知道何去何从,这种感觉,是最让人害怕的。入夜了,今天老天爷帮忙,没有出太阳,还吹着丝丝凉风,让人感觉很舒服。学校操场左下角的草坪里,向来是情侣们最常来的幽会之地。这里环境不错,草坪很厚,而且离操场较远,不容易引人注目。好些没有回家,想利用假期好好温存温存的情侣们早早来到这里抢占地盘,来晚了,可就没地儿了。八点三十分,正是情话正浓时,情侣们在这里或坐或卧,相依相偎,低低的耳语,吃吃的笑着,一派温馨的气氛。可这种气氛,却被七八个男生给打破了。他们高声说笑着来到这里,在草坪中央一块儿空地上坐了下来,在线人数最多的棋牌游戏大声谈论着什么事情,有几个还脱掉了鞋袜,拿着袜子在空中不停的挥舞。这还不算,其中一个长相英俊的小伙子,从提来的口袋里掏出了啤酒,凉菜,大声笑道:“来来来,这儿环境不错,今天晚上哥几个就在这儿一醉方休啊!”话音一落,其他都放肆的笑了起来。情侣们都皱起了眉头,哪儿来的野物,这么不懂情调。这儿是你们喝酒吃肉的地方吗?真是破坏风景!你喝酒吃肉也就算了,你嚷什么呀?不知道这里是公共场所,禁止喧哗的吗?特别是那小白脸帅哥,旁若无人,放声大笑,时不时还清唱两句,那歌喉着是不敢恭维,跟鸭子叫似的。有那血气方刚的小伙子,想上去教训一下这帮不开眼的小子。可却被女友拦住了,没看见那领头的帅哥吗?计科系的李丹,前些日子才打了一场群架,听说脾气臭得很。今天他们又人多势众,还喝着酒,要是有人去打麻烦,只怕一顿好打。最后,终于忍受不住的情侣们纷纷逃离现场,临走之前,不忘狠狠瞪那几个哥们一眼,什么东西!“哎,丹仔,走完了。”一个兄弟碰了碰正在大口大口吃着猪头肉的李丹。李丹四周看了看,还真是没人了,当下嘿嘿一笑,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。随后吩咐兄弟们把地方收拾干净。女生宿舍里,杨婷瑶正坐在窗前,出神的望着窗外的高楼大厦。寝室里的姐妹们全都回家去了,只留下了她一个人。孤独,是她现在心里唯一的感觉。今天是她的生日,一年只有一次的日子,并且只属于她一个人。可是,到现在为止,她一个电话也没有接到,甚至连一条短信都没有。其他人可以不在乎,可是张少宇……窗外的大树,在微风中发出“沙沙”的响声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寝室里更显冷清。轻轻叹了口气,她有种想哭的冲动,就好像全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。回想起小的时候,每到自己生日,母亲总会煮上一桌好吃的,替自己庆祝,而且还会煮两个鸡蛋,一碗长寿面,一直看着她吃完。“对啊,我应该回家的。”杨婷瑶的脑中突然闪过这个念头,现在,哪儿也比不上家里的温暖,父母慈爱的笑容,一声声嘘寒问暖的话语……“对!我要回家!”坐床上站了起来,杨婷瑶不假思索的开始收拾东西,既然这里没有人关心自己,那就回家吧,家是永远不会离弃自己的。可为什么心里还是痛呢?难道只有张少宇才能让自己开心吗?放在窗户前的手机突然欢快的叫了起来,七彩的灯光闪耀不停,杨婷瑶清清楚楚感觉自己的心跳了一下。会是谁呢?是他吗?一步一步走了过去,拿起手要,先闭上了眼睛,将手机举在眼前,然后突然睁开!哈哈,是他!是他!他记得我的生日!杨婷瑶陷入狂喜之中,立马打开手机接听起来。张少宇显得有些焦急,大声在电话里说道:“杨师姐,你快下来,我有急事儿找你!快啊,我就在女生宿舍门口!”“喂!喂!少宇,少宇,怎么了?”杨婷瑶焦急的喊道,可张少宇已经挂断了电话。刚刚被抬到九霄云外,现在又突然摔了下来,那种巨大希望之后绝望,最是让人难受。原来是自己表错情了,即使如此,但听刚才他的声音好像很着急,说不定真是出什么事儿。想到这里,也管不了那么多,奔出寝室,一路跑了下去。刚下楼,她脚步慢了下来。那是张少宇么?白色的休闲衬衫,淡色的牛仔裤,已经留长的头发肯定是去发廊专门弄过,两手插在兜里,正站在门口处,背向着她。慢慢走了过去,试探的叫了一声:“少宇?”那人转过了头来,果然是张少宇。今天怎么换造型了?还别说,这小子要是收拾起来,还算是一表人才,人靠衣装,佛靠金装嘛。这会儿,他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,嘴角,挂着那一抹永远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。他这是要干什么?“少宇,你刚打在电话里说有什么事儿?……”杨婷瑶轻声问道。张少宇突然伸出一支手在她的面前,杨婷瑶愣了愣,随即也伸出手去让他牵着。十指交扣,一股暖意从心底升起,就算他不知道自己的生日,能跟他在一起也是好的。张少宇牵着杨婷瑶,慢步向操场走去。那块草坪上,早已经放好了东西,李丹他们几个已经分整为零,潜入到各个角落里,密切注意操场上的动向,一旦有人胆敢踏入势力范围,嘿嘿……“少宇,你要带我去哪儿?”杨婷瑶觉得心跳得厉害,好像有什么事儿要发生。张少宇没有回答她的话,只顾着拉她前行。到来那片草坪,张少宇停了下来,转过身似笑非笑的看着她。那目光,是那么温情脉脉,那么的让人心醉。“你一定以为我忘了,对不对?”他的声音似乎也变得异常温柔起来,带着一点点沙哑,充满了男性魅力。杨婷瑶心中的希望之火再度燃烧起来,但仍旧明知故问道:“忘记什么?”张少宇笑了知,蹲下身去拿过那个口袋,突然又抬起头来,对杨婷瑶说道:“师姐,闭上眼睛,我叫你睁开的时候,才可以睁开。”猜不到他在搞什么鬼,杨婷瑶只好依言闭上了眼睛。黑暗之中,虽然看不到什么,可是依稀可以感觉到有亮光在闪烁,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面而来,这是什么所发出的香味呢?听见张少宇好像在拿什么东西,好一阵之后,终于听见他叫自己把眼睛睁开。那一刻,杨婷瑶惊呆了!草坪上摆话一个大大的蛋糕,上面插满了蜡烛,正随着微风摇曳生姿,蛋糕的表面,紫色的八个大字分外醒目“我心如醉,新月如眉”。蛋糕的旁边,还摆话着一瓶红酒,两个玻杯,一切跟自己设想的一模一样!就只差音乐了!火红的烛光映红了杨婷瑶的脸,呈现出一种奇怪的颜色,双目之中,早已隐隐泛着泪光,在烛光的照耀下,看来是那么的美丽。被幸福包围的感觉,是不能用语言来形容的,杨婷瑶只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,激动得什么也说不出来,只是呆呆的望着一脸笑意的张少宇。这个时候,再也没有什么能比他的笑容更能让自己开心的了。他没有忘记自己的生日,可以想像得到,他为此煞费苦心,甚至瞒着自己。上午还说什么要加班,叫自己不要去接他,原来全是为了准备这一切。一个男人可以为自己这样做,自己还能奢求什么呢?这一生,有他已经足够了。“少宇……”杨婷瑶的声音有些哽咽。张少宇竖起手指在嘴边,轻轻嘘了嘘,指了指草坪上的蛋糕。杨婷瑶会意,蹲了下去,闭上眼睛,双手合拢,开始许愿。“愿今生与少宇不离不弃,至死不渝……”再度睁开眼睛,张少宇已经倒好了红酒,放在她的面前。“师姐……生日快乐……”张少宇轻轻的说道。再也忍不住了,幸福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,杨婷瑶一边笑着一边流泪,她真想一把抱住张少宇,永远也不要和他分开。张少宇轻轻走到了她的身边,伸出手搂住了她的肩膀,动作那么的温柔,好像生怕弄疼了她一般。“来,吹蜡烛吧。”互相对视了一眼,两个很有默契的一起吹熄了蜡烛。之后,张少宇利索的拿掉蜡烛,递过一柄塑料刀,握着她的手一起切蛋糕。紧紧靠在他的身边,感觉着那种令人心猿意马的男人气息,虽然未曾喝酒,杨婷瑶已经有些醉了。一切来得是这么的突然,在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,看到这一切,她直觉得这简直是场梦。“我张少宇向来是姥姥不疼,舅舅不爱,这世上看得起我的人,不多,关心我的人,更少。而杨师姐,就是其中一个。我再没有良心,也不会忘记你的生日。”递过切好的蛋糕,张少宇微笑着说道。杨婷瑶心里明白,别看他脸上在笑,心里只怕也是辛酸不已。试想一下,一个二十一岁,尚未出生社会的小伙子,和家里闹翻,一切都要靠自己,又和相恋五年的女友分手,而且又刚刚被学校处分,换成其他人,只怕早已经意志消沉,手足无措了。也只有张少宇啊,才会看得这么开,对什么事情都不在乎。想到这里,心里涌起阵阵的疼惜,看着张少宇,杨婷瑶认真的说道:“少宇,就算全世界都背弃你,姐也会在你身边支持你。我也不知道,没有什么事情能把我的少宇打倒,你永远是最好的。”会心一笑,张少宇端起蛋糕,轻轻咬了一口。气氛,温馨而浪漫,能和自己所爱的人共度如此美好的夜晚,还有什么奢望呢?或许是上天的巧合,眼前的一切跟自己设想的竟然是出奇的吻合,这难道也是上天注定的吗?都说感情靠缘分,以前自己一直不相信,可回想一下,二两多以前,去车站接新生的时候,自己本来不是负责张少宇他们这条路线的,可后来因为一些原因,被调去了接他们。当时,张少宇他们兄弟几个,高声说笑,旁若无人,那种豪气,那种傲视一切的目光,让自己深深的被吸引了。后来发生的事情,很难说不是命运的安排。“师姐,想什么呢?来,喝酒。”张少宇端起了酒杯,彬彬有礼的像个绅士。杨婷瑶抹去脸上的泪痕,也端起了酒杯。“少宇祝师姐,天天都能像今天这样的美丽,希望师姐,天天都能有这样的好心情。”不争气的眼泪好像又快要掉下来了,杨婷瑶忙背过脸去,强忍住已经在眼眶打转的泪水。张少宇看在眼里,心里不住暗叹,女人真是太容易被感动了,如此简陋的生日宴会,竟然也可以让她哭成这样。陈叔说得对啊,女人,要求的何其少。“少宇……姐,谢谢你!”说着,杨婷瑶已经靠在了张少宇的肩膀上,泪水终于还是滑落下来。张少宇摇着笑苦笑不已,这才多大会儿功夫呀,哭两次了。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,安慰道:“好了,我的师姐,生日嘛,高兴一些,啊,别哭了。”抬起头,抹了抹脸上的泪痕,杨婷瑶不好意思的笑了。玻杯相碰,发出清脆而悦耳的响声,甘醇的红酒发出阵阵幽香,轻轻抿上一点,满口芬芳。整个草坪上空无一人,好像变成了他们两人的私人场所。微风徐徐,吹乱了她的头发,让她更显成熟妩媚。张少宇心中一动,放下酒杯,拉过吉他。“师姐,我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,全世界独一无二。”杨婷瑶手捧酒杯,笑颜如花:“哦,是什么?”看着他打开那个箱子,取出吉他,杨婷瑶瞪大了眼睛,原来他真的会音乐,那么“高中全校唯一男文娱委员”这事儿是真的咯?来不及细想,吉他声已经响起,杨婷瑶闭上了眼睛,那悦耳的音乐悠然响起,如这杯中的的红酒一样,令人着迷。张少宇的歌声随之唱响,低沉,略带一丝鼻音,听起来是那么舒服。“……,我心如醉,一睹芳容新月如眉,月光如水,可鉴我心无怨无悔,世间情字,千年万载几人懂,多少次蓦然回首,只叹年少时光不停留……”此时,杨婷瑶心中除了感动外,更多的是震惊。实在没有想到,张少宇狂放不羁的外表下,竟然隐藏着如此细腻的一面。他的歌声,真的可以触摸到自己内心,听着他的歌,眼前好像浮现出一幕美妙的景象。微风吹过,天上挂着一弯如眉的新月,一对恋人踏在柔软的草坪上,悠闲的漫着步。男友情深款款的望着女友,伸手轻轻撩起她耳畔的头发……隐约之中,杨婷瑶觉得这副场景好像在哪儿见过,竟然是如此的熟悉。张少宇已经唱完,可她仍然停留在音乐的意境里,久久不能自拔。用任何文字来形容此时的一切,都会显得苍白无力,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。如果说听到张少宇唱这首歌,杨婷瑶是震惊的话,那么,他接下来这句话,足以让杨婷瑶怀疑这是一个梦。“师姐,这首歌,是我专门为你而写的,你是第一个让我为她写歌的人。”这居然是他自己写的歌!?杨婷瑶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。那个平日里嘻嘻哈哈,玩世不恭,油腔滑调的少宇,他会作词作曲?这个看起来,完全和艺术不沾边的家伙,居然……居然,真的只能说,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。难怪虽然觉得歌很好听,却始终想不起来是谁唱的。自己对流行音乐多多少少有些了解,但凡出名一点的歌曲都听过,惟独这首歌,虽然有似曾相识的感觉,却想不起来。少宇啊少宇,你究竟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秘密?此时,在不远处一片草丛里面,几个家伙正偷偷蹲在地上,贼头贼脑的望着张少宇他们。“我靠!少宇还会这一手?以前怎么没发现?”一个兄弟惊奇的叫了起来。李丹回过头去白了他一眼: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?少宇高中是我们班的文娱委员,全校惟一一个。”“服,我他妈算是服了!看这少宇貌不惊人,居然还是个才子!牛x,绝对的牛x!”“那是,听说这凡是才子,都长得不咋样。”李丹说出这句话,感觉自己心里稍微好受了一点。

  新浪娱乐讯  因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日本的春季新剧也纷纷延期播出,改播经典日剧为主。原本有新剧上档的木村拓哉[微博]也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全面停工,18日晒出在家换灯泡的照片,分享他的宅家日常。

,,最新电子棋牌真人平台